Sea Yellow's Website

心理日记2

2020/7/1 周三

我发现我的“不良感觉”可以归为几种,同一种的感觉是相同或几乎相同的。从严重到轻微可以排个序:

感觉A:对陌生人的紧张。陌生程度越高就越紧张。例如对父母的紧张小于对舍友的紧张,对舍友的紧张小于对同班非舍友的紧张。对同班的紧张小于对异班的紧张,对异班的紧张小于对社会上各种各样人的紧张。这种紧张可以被以下(但不限于)情景引发。这些情景虽不尽相同,但是我产生的紧张感是一致的。

①跟陌生人打交道。如去银行办业务、去餐厅点餐、有人问路或向他人问路等。

②害怕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如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走路时担心自己走路姿势不对(本来只是是对的,结果自己瞎调整反而不自然了)、别的舍友在讨论某些话题(如足球、动画)而自己无法参与讨论,以及别的舍友在到处串宿而自己只是坐在床上(甚至不敢躺着)。

③害怕在别人面前出丑。其实这个情景与情景②存在着巨大的联系,因为出丑往往是因为与别人不同,但也不是全部。例子有:怕走错路(我认路能力差)、走楼梯前走了一下神,差点就摔倒(没错,这时我先想到的不是个人安全,而是别人看法)、走路时走了回头路(可以避免走的路而我在这儿走了的路。我对别人能否看出我走了回头路有很强的敏感性,我觉得他们看不出来就没那么紧张,尽管绝大部分情况下他们都看不出来)。应该还有一些,不过暂时想不起来,就不管了。

感觉B:这种感觉可以被简要概括为“强迫觉察”,它的严重程度和当前心理状态有关。当心理状态处于较焦虑的状态时,它会显得最严重。以下是相关情景:

①觉得自己在班门弄斧。比如自己有了一个好想法(suddenly come up with a good idea),或突然想到一个恰到好处的词语用来描述自己的想法或进行思考,我的脑海里仿佛就有一个第三者在说,我是班门弄斧。紧接着我的理性又告诉我,这不算是班门弄斧。而是聪明才智。

②额想不到了,总之要我举个形象的例子。就是当我心里状态严重焦虑的时候,就会把自己的每个念头、想法检查一下。有点像如果你要去给公司采购一些化学品,政府要求你一个个办手续做登记,不然就不让你做生产。这些手续极其繁琐,不管是买强氧化剂、强酸、制毒相关的化学品都要经过这些手续。而随着毒品种类和制毒方式的增加,需要过手续的化学品越来越多,以至于让你焦头烂额,公司也开不下去了。同样的,如果我对每一个想法都反复检查。甚至因此产生了意见分歧,各种意见在心里打架,就像内战一样。也会令我焦头烂额。

感觉C:自卑的紧张。这应该归为焦虑,我特么才发现ABC都是焦虑。当我犯了一些错误,包括微不足道的小错误,比如写字一不小心写错了,以及看题目时第一遍看漏了一些信息。第二遍才补上,这时就会紧张。这种紧张也可以与感觉A结合起来,因为在别人面前出丑,也算犯错误。但是这两种感觉还是本质不同的感觉。感觉A是一种强烈的身体感觉;感觉C更像是有人对我说:“你真蠢”、“你真没用”。

好了这三种感觉(焦虑),是我主要的焦虑。下面我来讲述一个昨晚睡觉前有趣的联想。昨晚我从自己的焦虑抑郁开始,思考我的舍友,试图比较我和他们的周末生活和假期生活。然后我突然发现,我自己还没总结过我的假期生活呢。于是我总结了一下。想到在端午节时,因为忍者云翻墙流量多。想找个办法消费消费。于是从YouTube上下了很多4K的各国风光的视频,如哈萨克斯坦,孟加拉。突然我脑海里好像自动播放起了一个希腊的视频,于是我就觉得很神奇,觉得人的视觉记忆其实是蛮强的,由此想到了上次去哈尔滨旅游,然后就思考:我实地到哈尔滨旅游。和在网上看希腊的视频有哪些区别呢?主要是在记忆方面有哪些区别呢?然后我想到了在哈尔滨触摸白雪的感觉。也就是说亲身经历通常比看视频多一种触觉。还有我想到,亲身经历通常时间更长,比如我在哈尔滨待了几天。而看视频通常也就十来分钟。还有看视频的参与感会比较低。突然(高潮)。我想到了自己在雪地打滚的情景,像个小孩子那样。而别的人都排着队要下山(刚上山就要下……)。我猛地发现,可能就是因为我小时候缺乏这种玩耍,所以那时才玩得那么不亦说乎!。虽然只是个假设。不过我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现在让我们回到开头要做的事:考察其他同学的周末和假期活动。似乎早已跑题了。然而最后得出的结论或猜想却也是和我的焦虑抑郁相关的,就像是绕了一堆路,却又回到原点。多么有意思!

好了,讲了这么多东西,我要真正开始写日记了。今天上午特别困,第一第二节课忍着没睡。第三节第四节还是睡了。虽然精神科医生和心理老师都建议我白天别睡,不然晚上睡不着,形成恶性循环,但是不睡我真的会困到什么都做不了,所以还是睡了。中午回去倒是没怎么睡。好像一直在想东西。下午发现感觉B(强迫觉察)比上午好了一些,精神状态和思考能力好像也恢复了一点点。我感觉挺高兴的。

下个星期等高三高考完,我们就要考美术音乐的合格性考试了。再后面就是政治物理学考,然后是期末考试,简直要了我的狗命。特别是我美术书找不到了,而且政治我也学的不咋滴,特别是大题不会做。更可怕的是过了两个星期的暑假就要交研究性学习。我高一那个不知道通过没有,说是没有老师评价(明明有,去你妈的)。高二那个我生病没做,高三这个我又没主意。不过这次铁定是要交的,不然我怕不够学分。最可怕的是,之前听说志愿者要有40小时服务时长,不然就不能毕业。后来取没取消我不知道。这个就更要我的命了!不是这些值得我焦虑吗?显然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足以应对这样的焦虑,但这些焦虑太怕了,尤其是关于毕业的事!

好了,现在我要开始做政试卷了。

刚吃饭洗澡回来,一路上又发生许多触发上述感觉的事,就选几个我记得的写下来好了。

①下午放学,天气不像要下雨,可我还是犹豫一下带了雨伞。这时我一边告诉自己“未雨绸缪”是对的,一边忍不住看别人有没有带伞。结果很多人都没带,我就紧张。然后我走到人群中发现有少数人拿了雨伞,还有些人放书包里,我才缓了口气(感觉A、感觉B)。

②到操场跑步时,看到两个女生不知干嘛突然反过来跑(一般是逆时针,她们是顺时针),然后我联想到那些不小心反过来跑的人会不会很尴尬,这是我不知道咋回事,也紧张了一下(感觉A,可能也有感觉B)。

③去排队打餐时,我那条队比较长,旁边比较短,然后我紧张起来。一是我不敢换队伍,怕别人看到觉得我傻(感觉A),二是我怕那条短的队的人全走了之后没人继续打餐,我就要尴尬地在打饭阿姨的注视下从原来的队伍移到空的队伍(感觉A)。晕,我现在把这件事写下来觉得很荒唐,当时就不这么觉得。

好了。现在是第二节晚修,我刚做完并改完了一张70道选择题的政治试卷,错了8道,其中大部分内容我还是蛮熟悉的,我对自己挺满意。特别是因为最近看了《理想国》,我对马哲的理解更透彻容易了(虽然我不喜欢马哲)。

等会儿,我把政治试卷的错题和圈起来的题目再审视一下,能解决的就解决,不能解决的问同学,还不能解决的上网查好了。

2020/7/2 周四

今天早上一起来我就开始强迫觉察,好烦……不过从饭堂到教学楼来的路上有一段(可能也就十秒)是没有分神和强迫觉察的。

等会儿我想做下物理的大一轮复习课时精练,然后看一下音乐书,最好能自己琢磨透怎么读五线谱。实在不行去问同学,再不行就回家查。

晚修了,我想起下午自修课的事情。我去电脑用U盘拷音乐课本的考纲歌曲。有个同学很惊讶问我,不会怕不及格吧?其实他一语道破,但我含糊敷衍过去了。但由此我发现,原来他们对音乐合格性考试这么不焦虑,我发现我真特么就该得焦虑症!

今天我的强迫觉察好了点,我发现只要我沉浸在一件事中就会好很多,也不会怎么分神。我还发现跟同学聊天的时候尽管我感觉脑子很不清醒,但居然能应答如流,而且还记得很久以前看过的一些东西,我对自己脑子的自信又回来了,问题是怎么解决焦虑症。

我觉得可以和一些心胸开阔的人交流,摆脱掉焦虑,做到对人生无惧。当然我知道这点很难,需要我持之以恒的努力和一定的好运气。

我突然发现了心理老师叫我“不要太注意不舒服的感觉,不然就会被放大”的含义,其实就是字面意思。我发现之前我总是觉察自己头脑不舒服的感觉,还想尽办法描述它,因为我老想别人理解我的感觉,现在我可不会这么傻了。

我发现最近两天我睡眠可以说完全正常了。这是个好兆头。虽然中午睡不着,但我至少晚上躺久一点能睡得着,而且没什么梦。白天也算比较精神。我已经挺满意了。心理老师让我不要太在乎睡眠质量不好,我觉得也对。只要焦虑好了,应该很多东西都会改善的。我认为我回家之后要严格按照学校作息时间,一分钟都不能改,并且像法律一样保证执行。我相信我可以做到。如果起不来,就做俯卧撑、仰卧起坐和上下蹲,每种做20个,不停重复,直到有精力起来为止。

刚做了一下自我催眠,或者说主要是放松和扫描身体。简单说就是坐在椅子上,左手手肘撑桌,手掌扶着头,头躺在手掌里,右手平放在右膝上,然后闭眼,心里默念:脚掌放松……脚背放松……脚踝放松……小腿放松……。最后:胸部放松……脖子放松……脑子放松,同时让相应部位放松。

我发现我紧张的证据。比如刚才我去图书角查《现代汉语词典》,突然有些紧张,好像怕有人过来看我查哪个字,然后我又想到:看就看呗,怕什么!但是我这种没必要的紧张焦虑还是会被下意识激发起来。另外,我突然想到在家里,我姐经常唱歌,而且全家都听得到。我却不敢公开唱歌,甚至练英语,法语,背诵古诗词。也不敢给家人听到,这从常理上,也就是从我本人的理性上看。已经很荒唐了。可是会不会还有哪些我自己都能靠理性判断很荒唐,但自己不断对某些事物焦虑的情况呢?还有哪些我不认为荒唐,但别的同学都不担心,只有我焦虑的东西呢?这是一个很重要也是很有意思的问题。我想找到所有这些焦虑以及它们的根源,然后以心理老师和心理咨询师,可能的话也与心理医生讨论,找到制裁这些焦虑的办法。哼哼,那时候我就无敌了!哇哈哈!

2020/7/3 周五

日,昨晚我做了两个不太好的梦,而且两个梦都叫了出来,搞得舍友几乎都被吵醒了两次。我记得其中一个梦里同学嘲笑我“很幼稚”,而且是好几个人在笑我。我想给自己辩解,但他们太吵了,我根本没机会插话,于是我大喊了一声让他们安静,结果我就醒了。

要不是昨晚做梦,我还以为自己不会做这么多梦呢。

我昨晚还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就是以前很早我就发现我看镜子的时候会不敢直视自己,但一直弄不清为什么。后来发现原因不就是我怕陌生人嘛!我由于很少照镜子,所以我自己对于自己就是个陌生人……晕。

另外我想起了一年级时的一件糗事,就是英语课,老师让我们发“啊”这个音,发的比较长。当时我以为他们是像玩游戏一样比谁发的音长,于是我就一直“啊……”知道发现大家都停下了并都看着我才发现事情不对,连忙住嘴。可是老师以为我搞破坏,二话不说就把我强拉出来站讲台前面。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个同学和我并排被罚站。过了一会儿他回去了,我还不知道我可以回去。直到下课同学才告诉我,我早就可以回去了。于是我发现,我从一年级开始可能就和别人有个明显的不同,这个不同甚至延续至今:那就是我太专注,常常没注意到别人的情况,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在这件糗事中,具体体现就是我一直忘乎所以地“啊”和老师叫我回去而我不知道。

今天中午睡了个好觉,差不多睡着了。下午第一节可我还很困想睡觉,于是我就趴了一下。然后我想,不行啊,必须像法律一样严格规定睡觉,于是我想我写写心理日记可能就不困了,结果竟真的奏效!现在我一点也不困了。

我最近被新学到的一些东西震撼了。我发现许多看似无用的东西,比如被我舅舅称之为“闲书”的其中之一《理想国》就对我阅读能力和哲学的理解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之前买单反,父母总觉得这个没必要多花钱,但后来这个廉价的单反被我用来拍出了不少优秀作品,后来甚至一直有一年没怎么摄影后,心理老师还叫我重新把它拿起来。摄影这个看似无用的东西,其实大有用途。

我想起有一次Polyglot交流大会上,Steve Kaufman说,学习语言会让人的大脑更flexible,你学的语言越多,你的大脑可塑性就越强,你因此学习新的语言就更快。我觉得对于任一学科以及跨学科都是如此,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将学的东西是多么重要。然而我们对于某个特点的知识往往会形成思维定式,这种思维定式有好有坏,而它与大脑的灵活可塑性之间的对立统一,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2020/7/4 周六

昨晚又做梦了!虽然没吵醒别人,但是有两个梦,其中一个内容可怕。请解释我在一个教室遇到很多坏人,不过好像他们大多躺在地上,有的被缠住,而我手里持着一柄大刀。于是我挨个找这些坏人,一一把他们砍死。其中影响最深的是我把一个活人的脑袋从左耳到右耳连成一条线切了下去,把脑袋分成有眼和有嘴的两部分。当我切到他的某个神经的时候,他的右眼突然变得像死人的眼睛一样。有一个女生要进教室,这时我已经砍完了人,颓废地坐在教室门口,向她大呼:“不要进来!不要进来!里面有尸体!过几天你不用进去也会在外面闻到很大的味道。”另一个梦是我和别人的短跑比赛,我的成绩是难解的250/16。

今晚我回忆起前几天的学习,感觉自己对语文的理解又上了一个层次。我发现,对语文有时要咬文嚼字,有时却要不拘于字眼。我之前很反对望文生义,觉得什么都应该查定义。现在想想,这种“望文生义”有时还是挺好的(注:最好在知道定义的情况下)。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从字面意思去理解。比如今天我在某处看到了“晶胞”这个化学术语,之前从没看过定义,但我细细一想,马上就明白了——这不就是晶体的最小单元嘛!另外,对词语“形式”、“方式”、“曲式”、“调式”、“公式”、“通式”的普遍性和特殊性进行思考,也会发现很有意思。

而对于古文的阅读,常采用以意逆志的方法,不拘泥于个别字眼。以前我老是看注释,看了半天也迷迷茫茫似懂非懂。后来我看了《六国论》,几乎不看注释。然后经过我的领会,发现很多地方看不懂是因为其中的逻辑关系,比如陈述、假设、设问,并不会用具体的词去区别,比如我们今天使用“假如”、“如果”,而是要通过上下文甚至是历史背景去判断,有时也因为文言文语序原因而难以理解,但很多时候只要稍加猜测,正确的理解就会出现。

2020/7/5 周日

昨晚我梦见自己掉牙,这是第二次做掉牙的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