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 Yellow's Website

心理日记

2020/6/2 周二

我操,我还以为今天要考试呢,可是同学根本就没有收东西...应该是6.7 6.8考试,看了下手表今天才6.2...怪不得之前记得应该是周一、二这样考试,这个星期的周一下午我们才回校

好烦啊,课代表又开始早读了...这样一个个单词短语地读根本就不是学习英语的正确方式

突然发现刚才自己的字体不太好,这样在考场上是不利的(紧张),……(转念)管它呢!考试算什么!不重要!

刚课代表又读se-ttle-in了,应该是sett-lin才对!

突然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不舒服的)涌上心头,几乎不可用语言表述——刚才我要合上笔记本时,突然觉得自己“怪怪的”、“很荒唐”、“在做无谓的事情”。

我能写这么多字,说不定也能出一本书呢……我阅读过的字这么多,写出的却这么少……晕,废话,一个人写的东西可以被印成几万本书,所以每个人的阅读量当然普遍大约写作量啦,这不是很正常么。

刚才写“废话”两字“时,一不小心把”话“给写错了,心里”咯噔“一下,因为这么简单的都不会写(也不是不会,就是反应慢了)……晕,这应该也是考试给我留下的阴影吧?因为老师小时候经常让我们不要涂改呀。可是今天的老师好像已经不大强调这个问题了,只是叫我们写的让改卷老师“看得清楚”。我记得之前老师(初三)就夸过我的字“虽然不能算漂亮,但是写得很清晰(糟糕,心里又不舒服了一下,晰字又不会写,可现在不是电脑打字的时代吗,不会写又有什么关系呢……可是又有很多人宣传中国文化“不该提笔忘字”云云。我平时读的英语太多了,还有点亏欠咱们的中文的感觉)

其实刚才我写“可”字的时候突然慢了一点,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因为这个字简单却好像不会写。总结起来就好像:

①字写错要涂改会紧张

②字写到某个笔画突然忘记会紧张

再加一点,因为刚才在写第二点时发现:

③写一个句子,写到中间突然发现写的不恰当会紧张

这三点很可能都与考试有关,不过也可能和其他因素有关,比如我目前的心理状态(也可能是我当初考试时也不对劲,心理压力太大,导致对那种紧张印象深刻)

差点忘记写了,刚才我在写①②③时就想把它们和一个说法联系在一起:这和我的“逻辑性强”有关。

刚才又在想两个东西,一个是:我的写字速度比不上思维,很多想法根本记不到纸上。如果我的手速足够快,也许一分钟都能把我的想法写成好几张纸了。不过我觉得用“念头和想法”代替“想法”会更精确一些,因为很多东西都是自己跑出来的,并不是我多加思索得到的。比方(哎呦又写错一个字(两个字)),刚才我就想到昨晚做的梦,好像我遇到了一个“只有初中学历”的人(应该与上次心理咨询讨论的话题有关),然后我挺紧张的,因为我怕我“显得不尊重”他。我昨晚还做了一个不知道什么鬼梦,梦里突然感觉巨痛,然后就醒来了,醒来时还尖叫了一下,可能把我几个舍友都惊醒了。我以为那种疼痛是自己纯想象出来的,没想到早上碰到左手大拇指的时候也巨痛,才知道可能晚上做梦的时候有什么不好的姿势(比如压到手指)所以它才会痛。我有点怕以后做梦也是这样。像梦游一样,那岂不是恐怖。

写了这么多,从早读写到第一节课中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吧。我头又不舒服,手又酸,现在超想睡,又不敢睡,怕会影响到晚上的睡眠。我药还没吃呢,现在吃药吧,(哎,写了这么久,手都开始抖了)

刚才右边那个同学看了我一眼,大概是想知道我在写什么吧,写了好几页纸呢。

超困,我要睡觉

晚上还是睡不好(白天睡多了?)

在家更睡不好(晚上看手机、电脑,太晚睡?)

好了,不写了!睡觉。

刚睡了几秒又有个想法(念头),起来写一下。哎呀,又忘了,继续睡。

我发现我睡的时候要抬起头来都会有些困难——好像在害怕什么。

我发现我大脑状态好的时候就不会冒出很多想法,也许这两者之间有关系吧。

刚才又有种“自己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的感觉,很多人应该不能理解,因为他们从没体验过。也许是因为我的前额叶太发达了吧。

刚才我翻页的时候好像我心里就会有一种“仪式感”、“别人看着我”。很难描述这种感觉,可是这种感觉是真实存在的。

刚才我发现自己写字蛮快的,一下子又联想到了考试时的字体。其实我也想起了,很多同学在考试时的字体是很烂的,跟他们平时写作业的速度和质量差不多,但是我在考试时写字却比写作业要小心翼翼和工整得多,会不会这就是我考试过度紧张的一个证明?

物理老师正在黑板讲题,我不知道要不要听,反正很烦,我又想要不要看书,特别是把那些该死的物理量符号记住,各种扭来扭去的英文字母和希腊字母……哎,真希望物理和其他学科不需要用这些符号去表示各种量,记得头大。

我又想在桌上趴一下,但又不能趴,再趴我睡眠就乱了。上午已经睡了很久了。

我刚又有一个写汉字有关的念头:我有多少字是一个笔画就可以写完的呢?平均一个字需要几个笔画呢?

突然对自己物理不太自信,回想一下动量守恒,我又懂啊,老师干嘛花这么多时间讲相关的题目呢……我一直没听,有点不安。可是要我去听,我又不想听,一个是脑累,一个是怕自己学这种应试技巧学成傻子。

我现在究竟在干啥呢……刚才从宿舍到教学楼的路上我就想人活着有什么意思,然后就给自己找各种意义:比如可以开心啦,比如将来可能很美好,比我想象的(我总怕自己未来破产)好多了,然后嘲笑自己——一个有房有车父母健在的家庭的东莞中学的高中生居然担心将来会没落、破产,那其他条件更差的人岂不是更怕?但我总还是怕我的未来,我感觉未来有一种强大的不确定性让我害怕。其实我怕个卵啊。我的同学很多就是吊儿郎当,打游戏,混日子,也不担心自己的未来(其实这也是我的主观想法,我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不担心自己的未来),可是看起来他们除了学习,其他都无忧无虑,特别是他们不害怕花钱,而我有时连买包薯片都担心家里不够钱

我发现我在想我注意到我下意识地用手触摸额头来看它的温度。嗯,这句话能很好地表达了我想法或念头的复杂,也就是“自己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看着自己”。

刚才听到物理老师讲到“滑块”这个词,我就会把注意力集中到这个声音上,而且好像是强迫自己集中的。过了几秒又听到拖箱子的声音,我又强迫似的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那声音上。

刚才物理老师又说“这么简单,怎么不懂”之类的话,然后我旁边几个同学笑了一下,我就有点烦,然后就在想,物理老师的这种状态跟我之前看过的一本书《Being Logical》这本书,讲的东西里面有“不要假定别人已经知道你在想什么”,也就是说当我们教别人某个东西,或陈述某个东西的时候,不要假定别人与你有一样的背景知识或已知事实。一个反例就是我妈,她经常说“那个放在那里,把那个放到那里”,常常弄得别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她自己心里清楚“那个”“那里”指的是什么,可别人不知道啊!所以这是不合理的表述。

我发现放下笔,自己又摸了一下额头——摸了就摸了吧,又怎么样呢,可是我一旦做这些动作就会控制不住地多想东西。

刚又注意到我的注意力涣散,头晕晕乎乎的,突然闪出一个停安眠药的念头,然后又想,这不是荒唐么。

之前心理咨询师说:成熟的人是能够理解别人感受的人,我很赞同。我也说:成熟的人要能做出妥协。妥协并不是意味着迷失自己、放弃自己的爱好和理想,妥协是为了为更长远的目标做打算。有时我在想,一个人不能因不妥协而伟大,也不能因妥协而伟大。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是真正家喻户晓的,一切都会被历史淹没,人真的很渺小,既然渺小,何不让自己自由些呢?

我在想,我现在写的这些内容如果被别的同学看到会怎样。语文老师还上课时说我“能敞开心扉”,所以“心理正常”,呃,其实我也不是对所有人都能敞开心扉,我有很多话没有和一些同学和一些老师说,只有我信得过的、能让我有安全感的人我才去交流。我写的这些东西会有人看到吗?要不要给心理咨询师看呢?哎,我都忘了我写过什么鬼东西了,这就好像把一个黑盒子递给别人。不过我还是愿意做的。真不知道之前写了什么!

我刚才又动了一下数字数的念头。我之前有个登记本,专门登记我看过的书,以及它们的字数,然后给自己高中设定一个目标,比如看6000万字……可这恐怕完不成了,而且以字数作目标本身就是一傻逼行为,其坏处我也不用说了。不过既然那本子已经这样记了,那就这样记吧。但是,以后不要关心字数了!看下去,写下去就好,字数不重要。

之前我向心理老师描述我的感觉,我说“总感觉自己在监视自己”,然后他问我是不是父母之类的人给我提很高的要求,我觉得没有。现在我发现我当时的描述可以改成“我即使是散步、吃饭、洗澡,也像操纵大型机器那样紧张,总是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这样就几乎完美了!所有根源还是因为太过紧张。如果不紧张就不会有那种强迫性的“监视感”。我现在(自修课)恰好可以做一下正念呼吸。

现在是晚修,我饿的不行,刚才下午我本应该去洗澡和吃饭的,结果竟既没洗澡也没吃饭,好饿啊。可是我却感觉好像饿了之后更幸福,哎,大概这种来之不易的幸福在我们这帮人身上才会显得“来之不易”吧,我想起了印度的苦行僧,别人可以更久地绝食,我不吃这一顿算得了什么,况且还有宵夜。

在教室里又开空调又开风扇,我感觉超冷,很想出去走一走。别人(特别是女生)觉得冷,就穿上了长衣长裤乃至外套,可我为什么一直穿短袖短裤呢。哎呀,这才发现男生穿外套的也不少,我真是傻逼。

刚才想,我在桌上趴了这么久,也应该做点作业了。可是我突然对作业产生了一阵害怕。为什么呢?我在害怕什么?

2020/6/3 周三

有时我碰到一个数学物理之类的题目,感觉很简单,好像别的同学一下子就做出来了,可是我却不会做。我就会一阵阵紧张。但其实这种紧张是从哪来的呢?我认为至少有两大来源:

①考试

②自己对自己的高要求。比如物理,因为我物理通常来说是学得最好的,所以一旦有物理题做不出来我就紧张。

那么,有什么原因我不应该紧张呢?

①很多同学是借用了老师的方法,套用了某些应试技巧,并不是独立思考出来的,而我更明白一个东西的内涵。比如很多美国的教授竟不会做中国高考的题——一点都不意外,因为中国学生之所以会做那些题,是因为他们背下了一大堆近乎无用的解题的奇技淫巧,换到了现实生活的难题,也就是脱离了高考,他们往往就傻眼了。

②我有一个信念:考试的分数只是一堆数字,我不相信那堆数字能真正地反映一个人的水平。我认为学习不需要什么高目标,而是要乐在其中,做到“无学之学”。但若总局限于那种自己或他人强加给自己的刻板印象,比如“我物理很牛”这种观念,那就会陷入“有学之学”的境界,这是自己害自己。

③现在我还在从心理疾病恢复的阶段,人最重要的是身心健康,考试什么啦,学习什么啦可以滚他妈啦,一切以自己开心、放松为重。

我想起中午在宿舍的时候,A同学用自己的枕头狂揍B同学,然后C同学以为那是D同学的枕头,于是大喊在阳台的D同学说A同学用你枕头啦!然后A同学说这枕头是自己的不是D同学的,然后C同学说对噢。为什么提这件事呢?因为如果我是C同学,我压根就不会提醒D同学A用了他的枕头,因为我根本不记得宿舍里面每个人的枕头是怎么样的。C同学虽然误判,但也说明他有把注意力放在枕头样式上,而我没有。昨天我没回去洗澡,也有两个同学问我怎么没回去洗,如果我是他们,我可注意不到谁洗谁没洗。另外一个例子是,有时C同学会聊以前他在东华的各种东西,他几乎知道整个东华学生的名字,而我连自己小学、初中甚至高一的同班同学的名字都忘得差不多了。现在在高二呆了一个多学期,我也不能叫出全班同学的名字,最多知道一半,而其他一些同学已经跨班认识了很多同学了!另外我注意到每天晚上A同学总是会嗓门很大,讲一些我根本听不懂的东西,我猜应该是一些游戏术语、电视剧动画里的角色之类的东西,我这种情况下是完全下意识无视他们的。我很惊讶他们中的一个人一谈到某个动画,其他人都会立即响应,好像这部动画是九年义务教育内容似的。而我呢,一涉及到游戏、音乐、电视剧、动画片、体育,我就一无所知。那么,为什么我从A的枕头一直讲到这里呢,因为我想到了心理咨询师说的,我不是不懂篮球那些东西,而是“注意点没放在那上面”。我的注意点大多放在计算机、物理、数学、生物、地理上面,所以我其实并不与别人差多少,只是热爱的关注点不一样而已,这甚至还让很多人羡慕呢。

我突然考虑到抑郁症和其它一些与脑无关的疾病(如感冒发烧、慢性唇炎、急性肠胃炎、肺炎)一样,都是有机会好的,但是具体好完会成什么样呢……我感觉这个想法很主观,但是这种联系很有趣呢。

我发现我之前会有那种自卑心理,除了与父母的过度保护有关,还与我平时关注的东西有关。我关注一些前沿的知识和研究者、研究所,还有那些资深的工程师。尽管我才17岁,却老去看那些世界上千里挑一、万里挑一的人才有关的东西,确实很容易自卑。我应该看到,世界上有更多的人是平凡的,我如果把眼光放低点,就会看到,原来自己很优秀。

我还在想搭公交车的事情,这对很多人不是一个挑战,但对我是一个挑战。我从只能与父母外出,到敢一个人步行到几公里外的地方,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我日益增强的独立意识,其实是积极的。我完全可以在一年内完成从公交车都不敢坐,到可以坐飞机满世界飞,我的父母都健在,还有一个姐姐。我们语文老师最近在聊“空巢青年”的事情,我想,我就想做到像他们一样,能够独立。而且我还有好长时间去做到这一点呢,远远超过一年,我有什么好怕的呢。

我现在的抑郁状态属于“不稳定的状态”,有可能会“波动上升”,也有可能会“波动下降”,无论怎样,我都要欣然接受,我认为它是摧毁不了我的。尽管它很痛苦,可能会影响我的高考,但又有什么所谓呢,大不了复读呗,大不了去一个差点的学校呗(东莞理工都是很好的啦),有我这样的经历,这样的聪明,去到哪里又怎么样。

我最近还是一直有些担心药物的副作用,特别是富马酸喹硫平。我有点怕自己不会从副作用中恢复过来,或者说副作用造成太大的损伤。我好像必须要得到一些信息才能安心,还是说我要自我洗脑,说这些药物都是安全的呢?有点像精神胜利法,哈哈。

刚才某人想看我在写什么东西,我没给他看。我还是不像语文老师说的那样能敞开心扉。我眼前好像看到:他拿着我的这本东西,看到封面写的是“日记”两字。开始我写这两字的时候,我也有点犹豫,因为这不像个日记。但是我写着写着,又觉得这跟日记区别不大,也可以说这就是日记。首先,这本东西每天的内容前面都写上了当天的日期,跟真正的日记一模一样。而从内容上来说,区别在于日记一般是在一天的结尾一口气写完,而我是一想到就写,而且主要是记心里的念头和想法,而不是具体发生的事件。

我发现写日记是很好的(靠,就叫这东西日记吧)。首先,像我听说的那样,一个东西一直盘旋在你脑子里,你把它写下来,就少去多想了。而且把东西写下来的时候,我更容易发现自己认知上的误区,主要是那些很主观的东西。

我又在想平时做的梦了。昨晚我吃了一整片喹硫平,可是我还是记得一个梦,好像还大叫了出来。我希望晚上不做这么多梦了,要做也做一些美梦,比如吃蛋糕……额好像也想不到有什么好梦。突然我意识到,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好梦嘛,也就是说在现实中我很少有快乐的、铭记得住的东西。啊,我要走自己去寻找好梦!

日,为什么有普朗克这个龟孙子……我在思考衍射问题时,就是搞不明白电磁波怎么可以被分成一份份的,还有电磁波为什么会向前传递我也搞不明白。麦克斯韦用数学方法算出电磁波可能存在我懂,可是他怎么算的出电磁波的速度的呢?实在令人费解。

2020/6/4 周四

今天从早上起床(6:35)到教室(7:05)发生了不少想法,我按照时间线一一写下来(这样就不会忘记了,嘻嘻)首先我下楼,在楼梯上有个人走得慢,我要超过他,但是他好像又走得快了一点,所以我没超过他,我顿时就联想到“汽车”、“交通”、“transportation”这些概念。我走到楼下,刚好今天是我扔垃圾,然后恰好看到垃圾车附近,学校某个之前没有打开的大门打开了,应该是用来运食物进食堂的,然后我就看了两眼那个门,但是这时怪事发生了,我开始紧张起来,不敢再多看几眼,怕别的同学会看着我,觉得我怪,所以为赶紧走了。事实上,我根本就不清楚是不是有同学留意到我向那个大门多看了几眼。另外,那敞开的大门吸引我的地方,是因为我老有种感觉,就是在学校里很压抑,在学校外比较自由,而我一看那大门敞开,外面就是马路,不禁有点吃惊,因为我之前的感觉是,假如身处学校,“自由”离我就很远,而没想到实际上这么近。对了忘记说,当我从宿舍楼下来时,有两个楼梯可以选,平时走哪个都可以,可是如果拎着垃圾走“错误”的楼梯(其实就是路程远点)我就感觉好像有人会鄙视地看着我。但是我记不太清哪个是“正确”的楼梯,直到我看到自己走的楼梯那里也有一个人拎垃圾,我才松了一口气。去饭堂吃饭的时候,我又紧张起来,因为早餐通常有两种“粉”可以选,而我不知道它们的确切名字是什么,所以只能用手指乱点,感觉自己很不自信(然而其实很多同学都是这样的)而今天不知道为啥,那只有一种“粉”,我还感觉挺爽。事实上我每次点餐,都是这么的紧张。我在预定位置吃早餐,这时我想喝一下“粉”里的汁,但是可能因为怕太烫,我把碗倾斜到一定角度后,嘴唇要碰到汤时,又把碗倾斜回去。就着类似“好马不吃回头草”的想法,我下意识看看四周有没人看着我,确定没有人发现我没喝到汤我才不紧张。